轉眼已過好多年

這一次高中班聚人數明顯少了許多,不知道下一次,下下次如何。

畢業了之後,即便是當初最親近的人如軟哥,小黑,還有所有的室友也只能一年見一兩次也就知足了。

見到了老周,與我腦海中的印象是一樣的,沒有顯得蒼老,依然堆著滿臉笑容。

只是如今不會再像從前那樣笑裏藏刀──突然間笑容不見接踵而至的是一陣狂風暴雨一般的說教。

不過他說的很讓人信服,也確實很受用。

那時候他喜歡說的一些話,依然印象深刻,也被多數高三十五班的同胞們奉為經典語錄吧。

「輕易別惹事,熱了事也不要怕事」

「 我的老師是最好的老師」

「無為便無位」

「活著最重要」(當然這一句要放在具體語境使用了)

「本人高三十五班」(同上)

竟然多數已經記不起來了,唉。

只記得當時不論是課間還是在睡覺前,誰都有可能模仿老周的樣子,冒出幾句老周語錄來娛樂一下。

而他的專業課知識儲備自不必說了,絕對一流響當當。

作為教師,他以豐富的知識讓人敬佩。

作為長者,他以過人的智慧讓人更加敬重。

語文老師一直沒見,對她的記憶也停留在那一張被稱為「鹹豬手」畢業照上了。

總覺得該找個時間去探望她一下,但是一直沒有機會。

從小就不喜歡學語文這一科,直到高中。

那時候語文考的成績很爛,經常不能及格。

作為她的首席科代表,自然要受到一點「特殊待遇」了。

于是記得每天有空都會鑽到她的辦公室,去所謂的「額外輔導」。

其實每次也基本上是做做樣子,實際上就是像與我媽媽聊天那樣,與她聊聊天而已。

不過不論是平時上課也好,還是小屋子單獨聊天也好,從語文老師那裡也學到了許多比字音字形更有用的東西。

當時剛好是夏天,還能有額外的「福利」,記得有一次還被她用筆敲過一次我的頭。

現在想來那時候還真的是比較幼稚啊。

不過後來學習語文有了興趣而且更加認真倒是真的。

高考拿了個110幾分,不知道算不算是語文老師的功勞。

同桌沒見到,是意料之內的。

但還是在那一天早晨確認了一下她不會去,一陣莫名的小失落啊。

不過剛剛與同桌聊了很多。

與那時候一樣,還是囑咐我要少說臟話,少抽煙。

她問我過得如何,我回答除了學術,其他都好。

問我要不要考研,我說太累不考,她說我還是這個風格。

問她畢業如何打算,她答計劃是要考研的,只是考哪一家大學還待定。

高中時候她就比我有鬥志,現在依然如此。

哪像我,中學時候就不想著好好讀書,有一點時間就去打球,泡網吧。(由于讀書的城市比較小,好像還不是蠻流行泡酒吧)

大學了還是一樣,不讀書不看報,經常折騰一些不知道有沒有意義的事情。

籃球也很少打,因為身體虛的很,技術又很菜,如此循環,已經沒辦法在與別人激烈的身體對抗了。

大部分時間碼幾段代碼,算是讓時間不至于完全虛度。

隨心情,去上上課,學一點不知道以後還用不用的上的知識,稍帶把考試給應付過去,通不過考試就比較難看了。

到了大二稍稍好了一點,開始幹了一點正事。

書讀了一兩本,不是很會讀,畢竟之前算是沒讀過什麽書,所以做起來還是有一點難度。

不過凡事都有開始嘛,而且即使書籍沒有改變我的思想,至少可以豐富我的見識。

不求什麽別的,只求做當下最好的自己。

話又講多了。。。

她現在的男友對她很好,而且不講臟話,也不抽煙,只是偶爾會因為打Dota而冷落她。

見她為此發發小脾氣,抱怨男人不理她也稍稍夾帶這幾分秀恩愛的意思,也挺幸福的。

少不了跟她講了幾句關于YT,問我為何分開了。

我覺得分開了就是暫時不能繼續在一起了,一定要問個理由的話,那就是不合適。

講了幾句沒有講清楚,她也不再追問。

最後她塞給我這樣一句話:

時間長了,必然沒有太多新鮮感,但平平淡淡才是真,以後有合適的,好好珍惜。

雖然她說的挺對,但是我倒不覺得這樣非常好。

趁大家還年輕還有機會有資本就多折騰幾下,等到折騰不動了,也就容不得再折騰了。

如果以後到了該婚嫁的年紀,倒是希望可以與同桌一樣的女子一起。

少算那也是要幾年之後的事情。

歌詞裏面說,「六十年之後,但願能認得出你的子女。」

盡管時間會改變我們,若未面目全非,一起找尋昨天的記憶應該也會很美好吧。

還叫我遇到什麽事,網以後想想。她總是比我想的遠。

看樣子她是做好與現在的男朋友打持久戰的准備了,我也看好你們。

還有一點就是她依舊不肯承認對我很好,或者她也就跟本沒有對我很好,又或者是她對誰都那麽好。

然而,這個已經不重要了。

不是後記:

由于最近情緒比較低落(一年前的我一定會用蛋疼來形容的),就寫了這一段既不普通,又不文藝的文字。用來記錄下那一些怕被忘掉的故事。我一直覺得平時我是一個比較二逼的人,沒輕沒重沒心沒肺的。但是改不了的就是這個喜歡蛋疼的習慣。不是放不下,而是不舍得放下。